回首醉酒入刑那五年…

共有85人关注

回首醉酒入刑那五年…

  2011年5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正式实施,醉酒驾驶作为危险驾驶罪被追究驾驶人刑事责任。直到今天,醉酒入刑已经走过五个春秋。这其中既有值得欣慰的制度出台,也有一系列问题产生,对于醉酒,越来越多人建议在驾校学车时就植入“禁止酒驾从学车做起“的理念。话说回来,这五年,醉酒入刑是怎样度过的呢?今天,我们一起聊一聊。


  醉酒入刑第一年:在争议中前行

醉酒入刑第一年:在争议中前行

  【事件回顾】2011年5月9日晚,国内知名音乐人高晓松驾车在京发生交通事故。经酒精检验,高晓松每百毫升血液中酒精含量为243.04毫克,已构成醉酒驾车行为。10日下午,因涉嫌危险驾驶罪,高晓松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醉驾入刑的第一人由此诞生。

  《法制日报》评论说:各地对“醉驾第一人”严格按法规办事,是在树立一种信心,即公众对新法规的信心。

  的确,当“醉驾第一人”得到我们期待的判决结果时,我们的信心增强了。毕竟,在严厉处罚面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人势必会少很多,而“我开车了”成为最热挡酒词,其背后显现的实质上就是执法给力,值得为之赞许。

  另一方面,因为酒文化过于浓厚,酒驾始终没有因为曾目睹过的惨烈悲剧而停止。因此有人担忧,尽管整治酒驾专项活动受到社会如此广泛的支持,但这毕竟是在特殊情况下实施的一种临时性措施。


  醉酒入刑第二年:酒驾行为得到明显遏制

醉酒入刑第二年:酒驾行为得到明显遏制

  2012年5月1日适值“醉驾入刑”两周年,中国公安部当天披露的一系列数字:全国公安机关共查处酒后驾驶87.1万起,其中醉酒驾驶机动车12.2万起,同比下降42.7%,酒后驾驶和醉酒驾驶行为总量大幅下降。其中9.3万起已侦查终结并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各级法院对7万余起案件作出了刑事判决。法律实施两年来,酒驾行为得到明显遏制。

  公安部交管局负责人用“三多三少”来评价醉驾入刑两年来的效果:拼车上饭店酒家的多了,单独驾车的少了;饭店酒家停车场临时停的车少了,停车场过夜的车多了;酒后驾车的人少了,请人代驾的多了。

  以前不管开车不开车,聚会时朋友都狠着劲地劝酒,推都推不掉,现在最大的变化就是,大家聚会时劝酒的少了,反而还叮嘱酒后千万不要开车;在很多酒家、饭店门口,不少人走出酒店就招手打的,这两年夜间出租车生意明显比以前好了不少;就连医院工作人员也反馈,醉酒就医的病人少多了……我们看到,醉驾入刑正在改变酒桌风气。


  醉酒入刑第三年:车辆激增,侥幸心理增强

醉酒入刑第三年:车辆激增,侥幸心理增强

  醉酒入刑第三年,调查数据显示,酒驾人群中男性中青年是“主力”。这一人群中相当一部分人比较胆大,过份自信,心存侥幸。

  有的人意识到可能产生危害后果,但认为自己喝得不多,头脑清醒,应该不会出事;有的人纯粹逞强好胜,自认为车技好、反应快、车辆性能好,应该不会出问题;也有的人认为自己开车的距离较短,对周围交通路线较为熟悉,应该不会发生事故或被交警查到;还有个别人自认为有很好的“社会关系”,即使酒后驾车被逮住,也会通过人情关系予以放行。(你是否也具有以上列举的心理反应呢?)

  酒后驾车缘何屡禁不止,甚至出现了不减反增的趋势?通过分析归纳有三点:“机动车数量大幅增加,驾驶人数量增多;执法机关查处力度需要加强,查处范围需要扩展;部分驾驶人对醉驾的法律后果的仍然心存侥幸,不惜以身试法。


  醉酒入刑第四年:酒驾大幅下降,事故明显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