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铐从"握"到"戴",这位看守所所长醒悟得太迟

共有129人关注

站在铁窗下,原来熟悉的环境变得如此陌生,低头看着平时自己经常拿来铐犯人的手铐,如今却戴在自己手上,他感到穿心的冰凉。从“窗外”人变为“窗里”人的正是广西柳州市第一看守所原副所长居和民。

2010年8月,居和民从柳州市柳江县公安局调任到柳州市第一看守所任副所长一职,各种诱惑也随之而来。2012年的夏天,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批发商李某。2013年年初,李某找到他,表示自己想向柳州市第一看守所供应日常用品等货物。为了能拿下这单生意,李某还表示会按照供货的金额给居和民相应的回扣。

原来,早在3年前,柳州市第一看守所曾到李某经营的商铺购买过日常用品,后来看守所换了供货渠道。为了能赚取更多利润,李某经熟人介绍,认识了时任柳州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长居和民。得知居和民分管后勤保障工作,李某就想通过给予居和民返利回扣的方式,拿下看守所日常用品的订单。

在金钱诱惑下,居和民接受了李某的提议,他们之间的合作也逐渐加大,最终李某垄断了柳州市第一看守所日常用品的供货源。5年间,居和民从李某处共获得返利回扣高达93万余元。

如果说李某是居和民在试探中敛财的开始,那么邵某则是居和民主动斡旋换取钱权交易的结束。2013年5月,准备着手开办小型汽车驾驶人考试项目的商人邵某得知居和民与时任柳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支队长谢其托是故交时,便委托居和民找谢其托帮忙“关照”他的项目工程。

“以后有事找老居。”得到谢其托的默许后,邵某向车管所提交申报小汽车驾照C1科目三项目材料。之后,为顺利推进申报工作,邵某通过联系居和民,分四次将90万元好处费送给居和民与谢其托,拿到好处费后,居和民从中送给谢其托53万元,其余37万元留给自己。

2016年9月,为了申报科目一、科目二项目,邵某再次找到居和民。“居哥,我想继续做科目一、科目二项目,这里面有30万元,给你和老大,你帮我跟老大多讲几句好话。”说完,将装有30万元的纸袋交给居和民。居和民留给自己10万元,其余20万元转交给谢其托,并向谢其托表明邵某的考场想要增加科目一、科目二业务的来意。

之后,为了获得科目一、科目二项目的审批、通过验收及增加考试名额,邵某又于2017年至2018年期间,先后七次送给居和民、谢其托80万元的好处费,居和民将其中的28万元送给谢其托,剩余的52万元留给自己。

从2013年至2018年,居和民共计收受李某和邵某的贿赂293万余元,并将其中的101万元送给谢其托。从李某每次七八千的返利回扣,到邵某十万、二十万的好处费,居和民对收受贿赂渐渐习以为常。

2018年,办案机关在侦查谢其托涉嫌受贿犯罪案件中,掌握了邵某通过居和民给予谢其托101万元的事实,居和民的犯罪事实随之被揭露。办案机关对居和民立案调查后,居和民如实供述了自己收受贿赂的事实。2019年,经过柳州市融水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居和民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五十万元。

在狱中,居和民不断反思自己堕落的原因,在忏悔书中写下:我愧对组织对我的信任和培养,愧对头上的警徽,愧对父母妻儿。可惜,这些醒悟来得太迟了。(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监委 || 责任编辑 喻大伟)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