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校报名交费后一年仍没开班

共有115人关注

驾校报名交费后一年仍没开班

记者介入后学员当场获全额退款

青年报记者 罗水元

本报讯 在驾校基地内交费学车能顺利开班吗?不一定!市民李女士就在晟豪驾校基地内交费一年仍没有开班。昨天,青年报“老罗帮你忙”互动维权栏目热线记者现场采访后,李女士当场获得全额退款。

交费一年后竟还没有开班

李女士家住浦东新区御桥一带,原本准备到离家近一点的光明驾校学车,但是网上搜到一则自称光明驾校的招生信息后,有关人员称光明驾校招生名额已满。随后,她被推荐到位于南汇汇技路上的晟豪驾校学车。

因急着学车,李女士同意了。去年6月4日,体检通过后,她便被印有“晟豪驾校”字样的教练车送到了汇技路上的晟豪驾校基地内,在基地内的车上,交了8100元。但交钱后,既没有拿到发票,也没有签订学车合同。唯一拿到的凭据只是一张盖着“凭此收据换发票”的收据,收据上连个收款单位和收款人姓氏也没有。

此后,李女士前往晟豪驾校练车五次左右。她告诉记者,第一次练车时,师傅一方面给他“耍大牌”称自己开过大卡车,驾驶技术娴熟,另一方面则暗示她要另行交“好处费”。她投诉后才安排了另一个教练。

但是,她多次催问开班时间时,得到的答复是要过完春节后再说。而春节过后,她再次询问时,开班时间仍然没有确定。及至“五一”前,她继续询问时,对方则以提早外出度假为游,又将开班时间推到了端午节后。端午节后,又以生病等为由,没有与她见面。

李女士告诉记者,一次次推脱中,她曾向晟豪驾校基地管理方投诉,但是,由于收据上没有收款人名字,她也忘记了教练车车牌号,收款人所留的手机号码未在晟豪驾校管理系统内,善后处理仍然无果而终。

记者现场采访后获全额退款

前天,青年报“老罗帮你忙”互动维权栏目热线记者前往晟豪驾校总部现场采访时,李女士再次致电原来收款人时,对方依然不愿透露名字、车牌号等关键信息,记者以学车者身份联系对方多人后,才得知有关车牌号。并称交费一周就可以开班,如果一切顺利能在三四个月后拿到驾照。

不过,记者一说李女士遭遇时,对方就说自己当初只是“代办”身份,收钱也只是“代收”,并拒绝透露被代收者姓氏和联系方式。记者欲进一步询问时,对方就挂断了电话。而记者前往晟豪驾校管理部门查询时,相应教练车牌号的车主与原来收取李女士学费的人根本不匹配——连性别也不对。

几经周折,记者终于见到了当初收费的人王先生。在晟豪驾校总经理王女士到场后,他才透露被代收者姓氏——那位被代收者,就是前年底去年初因不规范经营被晟豪驾校解除合作关系的刘某。

这时,王先生虽表示愿意自出费用让李女士重新体检(原来体检已失效),体检后一周就开班。但李女士没有接受。记者当即联系刘某,对方五分钟内就通过支付宝给李女士作了全额退款处理。李女士对此表示满意。

记者了解到,根据有关主管部门规定,驾校招生时,应在驾校基地报名大厅专门窗口办理收费、开发票、签合同之“三统一”手续,但是,有的人员却利用学员对驾培知识与管理部门规定知之甚少的状况,在驾校基地外,在教练车内等处收费不签合同,更有甚者,竟在驾校基地报名大厅门口将学员“截住”,在报名大厅内的桌子上(非专门窗口)收费而不签合同。有鉴于此,晟豪驾校除了通过广播、展板等方式告知学员如何通过正规形式报名外,还在报名大厅桌上贴上了防骗告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