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劈说”遭质疑 姚晨痛斥司机疲劳驾驶论

共有155人关注

'正在加载中...'

核心提示“7·23”事故发生30小时之后甬温线就恢复通车了,照说您是不敢坐了吧。不会,上座率竟然是117%,还超载17%呢。这没座就有人站着都要坐这个车。

凤凰卫视7月31日《文涛拍案》,以下为部分文字实录:

宋建伟(事故亲历者):要撞过来了。

窦文涛:跟这个同时,在出事现场一公里开外的地方,站着一个温州人,拿着手机在拍,说他洞晓先机不是,他本来是当时温州下大雨,路面积水他看这个汽车都水花四溅,他拿着手机上的摄像功能,他拍了雨景,但是前面没有楼房,前面是空地,所以动车看得很清楚。他觉得有辆动车停下来,他也觉得少见,这也不是站呢,后来看到前面那辆动车开始缓缓启动,他赶快想拍这个瞬间,拍一些好看的照片,谁曾想拍到了相撞的瞬间。

事故目击者:动车开了没?那辆不开,咦,那辆也开了。那辆也随便动动,停得很慢。

窦文涛:套用句崔健的歌词“不是我不明白,这动车变化快”这个动车它的动和不动,那一天的那个时刻,那个瞬间,太奇怪了。

什么原因?开头这个官方有消息说,雷电,给雷劈了。就说是这个故障导致设备怎么故障。这个不由得让人们联想起来,在这个事情出事之前,高铁不是也遭雷劈嘛,其实不光高铁。最近也是天气有意思,好多地方,甚至好多人遭雷劈,包括我自家阳台都被雷劈,你说就都那么寸。然后我当时见到那个情况,我第一反应是,我坏事,干多了。

当然我这是迷信了,这个雷劈专家怎么解释。前一阵高铁受雷击的事,有一个专家说的这个话大家还记忆犹新,叫王曙光。王曙光专家当时说,就是“7·23”之前,王曙光专家当时说,这个停电反而验证了中国高铁的安全系统值得信赖。

这个曙光教授,听说是叫个什么中日高铁比较第一人,比较优劣,咱不是高铁NO.1了嘛全世界。他当时说:“行驶中的电车遭遇雷雨在任何国家都无法避免,这种情况不能称为‘故障’更不是‘事故’而是一种突发的自然现象。”你看多会聊。

曙光教授开宗明义说:“因为雷击的高压电流,人力是无法控制的,为保证乘车人员和车辆的安全,车体遭遇电击后,在最短时间内,自动切断电源是必须的,这反而验证了中国高铁,在安全技术领域内值得信赖,应该给予高度评价才对。”

好,“7·23”动车追尾之后,网友多会翻老底儿啊,多会骂啊。网友就说了,噢,那你说这雷劈是验证了中国高铁的安全值得信赖。那这回同样是雷击,怎么这追尾都追到桥底下去了呢,怎么说呢?以至于网上这段子全在微博上传开了。

传得比较多的是说在天上,听说地上动车追尾事故,这个死伤一大堆,那么这个雷公电母人家很有问责精神,主动向玉皇大帝提了辞呈。玉帝是挽留不住,只得设宴相送,结果在宴席之上说,哎呀,咱们就要告别了,唱唱卡拉OK吧。这个雷公电母男女声社重唱“太委屈”就说太委屈,以后地上谁再有事,赖我们雷公电母,老子劈死他。这是网上流传的,大家的调侃。

但是,不是雷电的话,那么是什么?

姚晨痛斥动车事故司机疲劳驾驶论

窦文涛:被追尾的动车是D3115,汽车追尾咱知道,那后车司机负全责,你这是没保持安全纪律。铁路上是不是这个规矩呢?这个追尾的后车司机可是壮烈牺牲了。以身殉职啊,那他也算用生命付了全责。可是谁为他和那么多旅客的生命负责呢?

那前车司机D3115的司机还活着。他的踪迹,我们在前车里边一个旅客鲍先生,他的采访和日记里边有所披露。这个姓鲍的说,当时撞了之后,出事之后,他先跟其他几个年轻的乘客扶助旅客下车逃命。看到车厢里的旅客都疏散得差不多了,他也想留下记录,他就在12号车厢也是拿手机拍,但是正在他拍的时候,一个穿制服的人过来阻止他拍。说这个穿制服的人,跟这个鲍先生说什么,说你拍什么,“我是本车司机,你这是要砸我的饭碗啊,我哪对不住你了,你要拍。”跟他有这个表示。后来这位鲍先生还接受了我们凤凰的采访,我们可以听一听。

鲍先生:他(司机)一直在哭啊,他就说,现在我可以告诉你,真的是人家跟我追尾,而不是我的事情,一直这么说。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自己有点就是说,一下子自己就瘫在那里面。

窦文涛:最近,有一位中国交通大学的教授王梦宽,他是中国工程院的院士,王院士最近在网上挨骂了,遭围攻。因为他提出一种疲劳驾驶论,王教授讲,说咱们国家现在这个轨道驾驶的人才本来就非常急缺,这方面人才少,而且火车提速之后,车次多了,开车的专业司机就显得更加少,所以有这种情况,司机没日没夜的开,太缺乏休息。他说过去铁路上都有专门的司机公寓,就是硬性规定,你这个司机必须保证睡觉,保证吃饭的时候。但是到后来,铁路后勤系统市场化以后,这些个规定慢慢消失了。所以这王教授就提出一个分析,说这回这个出事,有可能这个司机没有睡好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