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邊關,那一道道立身為旗的身影

共有194人关注

雪域邊關,那一道道立身為旗的身影

雪域邊關,那一道道立身為旗的身影

某旅黨員在戰地過組織生活,批評和自我批評同樣硝煙彌漫。于茗 攝

寫在前面

隆冬,西藏軍區禮堂座無虛席,一部關于黨員帶領官兵戍邊的紀錄片正在上映——

“永飛,雖然我把你的骨灰帶回了老家,但是你的魂卻留在了這里!”紀錄片中軍嫂周忠燕的嘶聲哭喊,把大家的思緒帶回到十年前的舍身崖畔。

2009年6月24日,大雨初歇,征程泥濘。周忠燕的丈夫、西藏軍區邊防某團原汽車隊黨支部副書記、隊長胡永飛帶領“黨員突擊隊”搶運建材,車隊如綠色長龍在雲中盤旋。行至懸崖峭壁折成的大拐彎處,突遇路基下沉、亂石穿空……胡永飛綜合分析地形,迅速派出安全員觀察山上情況,自己則帶隊修路除障。

“大家听我指揮,快速通過!”道路打通,胡永飛指揮車輛通過危險路段。戰友們脫離了險境,胡永飛卻因突遇險情,年輕的生命永遠留在了舍身崖。

在高原上工作,最稀缺的是氧氣,最寶貴的是精神。自1950年十八軍將士進軍西藏以來,一茬茬共產黨員帶領官兵堅守高原、甘于奉獻,用青春和熱血鑄就了特別能吃苦、特別能忍耐、特別能戰斗、特別能創業、特別能奉獻的“老西藏精神”。正是靠著這種“缺氧不缺初心,使命高于生命”的拼搏韌勁,西藏軍區新一代共產黨人為“老西藏精神”注入新的時代內涵,堅持忠誠為魂、實干為本、奉獻為榮,因使命而開拓,因責任而擔當,帶領官兵出色完成多項重大任務,像一顆顆永不生�的鋼釘,牢牢釘在祖國西南邊關。

誓死也要完成任務,既是黨員承諾,也是行動自覺

冬雪剛把夜幕染白,卓拉哨所哨長楊東儒就吹響了“集結號”。

情報顯示,不法分子企圖趁嚴寒低溫越界闖關,上級命令卓拉哨所官兵負責攔截抓捕。

“共產黨員朝前站!”隊伍集合完畢,听到楊東儒的話後,幾名黨員毫不猶豫地站到隊伍前面。由于無法判斷不法分子何時現身,這次潛伏很可能要變成持久戰。

狂風卷著雪花,漫天飄飄灑灑。潛伏隊員趕到預定地域剛剛席地而臥,轉瞬就被大雪覆蓋,與雪山凍土融為一體。時間流逝,他們身體的熱量逐漸降低,1小時後手腳麻木,3小時後視線模糊……然而隊員們無一退縮,直到任務完成。

誓死也要完成任務,既是黨員承諾,也是行動自覺。

大雪封山前,軍區機關緊前做好冬囤工作,運輸任務落到了某汽車團官兵身上。沒啥好講的,由黨員擔任的先鋒駕駛員就該擔最重任務、行最險征程。

談及那段兩個多月的運輸經歷,四級軍士長閆雙林覺得十分慶幸。當時,汽車在冰雪構成的“動感地帶”多次出現故障,他邊修邊走,晝夜兼程。行至一個大風口時,汽車再度趴窩,閆雙林想盡辦法仍難以修復。當時他面臨兩個選擇︰棄車尋找出路,或是原地等待救援。很明顯,前者是求生,後者幾乎就是等死……

第一時間上報情況後,閆雙林選擇了看守車輛和物資。他在大風口上一守就是三天兩夜,等到上級派人鏟雪趕到時,閆雙林已失去知覺,與車“結成一體”。他的頭發被冰“拴”在車窗上,剪斷才能分開。戰友們都說,閆雙林“僅傷毫發”是個奇跡。

每項戍邊“特技”,背後都有黨員骨干的艱辛探索

初冬時節,上級領導到某觀察哨檢查工作。士官黨員陶風介紹工作情況時,听到雲中傳來聲響,隨口就說︰“是×型直升機飛過來了。”領導將信將疑,通過望遠鏡觀測。果然,過了一會,遠處山口出現直升機豆粒大小的蹤跡。

每項戍邊“特技”的產生,背後都有一段黨員骨干的艱辛探索。雪域邊關雲遮霧罩,有時操作裝備也很難辨清空中目標。為了練成“活雷達”,陶風每逢晴天都會留意飛機聲響,通過聲音把多型飛機區別開來。久而久之,他僅憑微弱聲音就能大致判斷出飛機方位、機型。

戍邊守防任務重大,防區的風吹草動都要門兒清。卓拉哨所戶外不適宜活動,黨員骨干不滿足于觀察室得來的數據,就到風口山巔尋找最佳觀察點位。有一年入冬後,駐地氣溫突降,一夜間雪牆比人還高。黨員、四級軍士長段新林仰望被雪覆蓋的制高點位,動了心思。他取來工兵鍬,猛鏟3個多小時,清出一條20米長的通天雪路,建立起一座移動觀察哨。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